非洲会成为未来全球能源的焦点吗?

安哥拉华人网 2019-11-06  阅读次数:


域原油产量

 

非洲能源大规模开发还有多远?这个问题似乎一直被全球讨论。

 

从多个能源研究机构和企业发布的年鉴看,非洲未来30年内石油天然气增产幅度将维持在较低水平,并不会出现爆发式增长。然而不容忽视的是,非洲资源潜力巨大,未来某个时间点很可能出现爆发式增长。有机构甚至预测,一旦形成急速增产的趋势,非洲的资源能量将持续释放,影响全球市场。

 

能源问题不仅是经济问题,更是国家外交策略的外延。

 

2018年12月,美国政府正式公布“繁荣非洲”计划,未来对非洲的资金援助将会着重强调美国利益优先,美国不再不加选择地为整个非洲提供援助,不再支持没有成效的联合国维和行动,“有选择地”将资金投向关键国家和特定战略目标。这一战略构想的实施,可以追溯到2007年小布什政府正式组建美国非洲司令部,统一协调处理非洲事务。

 

主要内容包括能源安全需求、国家反恐要求等在内的多项重点事务。“繁荣非洲”计划更是明确指出,美国资金援助的国家将主要集中在对美资源输出国,包括尼日利亚、苏丹、肯尼亚、乍得、尼日尔等。所资助、援助的项目将多以第三方非政府、非营利组织形式出现,尤其关注软实力渗透。

 

欧洲各国,如英法德等非洲老牌殖民势力,战略影响源自文化影响。西非各国均属法语区,在历史上情感联系更加紧密,企业行为涉及面更加广泛,未来进一步能源合作需求显而易见。

 

俄罗斯近年来对非洲的经济影响力稍弱,然而俄罗斯有充分的资源开发技术储备,正是非洲诸国的需求所在。

 

我国在非洲的贸易额不断增加,企业对非洲投资力度不断增大,经贸往来的频繁,加之南南合作,长期互助的深厚情谊,使得中非关系非同寻常。中国自1993年成为原油净进口国后,非洲对中国的原油输出始终保持稳定增长,能源合作更是在多方面不断深化,贸易往来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新高度。2018年,我国对非洲进出口总额2041.9亿美元,比上年增长19.7%,超出我同期外贸总体增幅7.1个百分点。

 

在可预见的未来,非洲的战略影响力将不断增强,能源开发需求更是各国关注的焦点,如何合作共赢考验着各国的智慧。正如布热津斯基在《大棋局》中所说,非洲在未来很长时间内无法成为地缘经济政治博弈的支点,然而一旦崛起,其重要性将产生一系列国际关系的连锁反应,举足轻重。